,,,

呵呵

去年盛夏 悲中夹乐 感谢遇见了杭州和乌镇

我不排斥任何cp,但也不接受任何拉踩

安知倾—很少主动但不拒被勾搭:


我忍不住了。


再有下次我回避的时候还有曦澄党暗撕羡澄,我直接给怼回去


我都说了,我虽然不吃曦澄,但是也不会拉踩,就是暗示你不吃羡澄就不吃呗,没人逼你啊,但你也别踩羡澄啊


你特么还要踩?


是,曦澄粉比羡澄粉多,曦澄写手画手也比羡澄里人多。


曦澄只是拉郎,羡澄直接是拆了官配的。


可那又怎样,都说了圈地自萌不黑不踩,哪个cp又比哪个更高贵?


我连忘羡都没有很过分的说过什么,怎么可能招惹过曦澄?


我安安静静的喜欢羡澄和澄我,只是在别人安利曦澄党时候说一句不好意思我不吃曦澄怎么了?


你就要说羡澄拆官配要玩完?


小姑凉,你见识少就别瞎说话了吧。

匿名子:

改了一下设定,还是黑人比较爽
※是烧毁前

夏达:

新年快乐!
星河倒卷,前路漫漫,愿你总有勇气一往无前,无畏亦无敌。 ​​​

【广大附中x广铁一中同人文】生辉

推推推,爱我大铁一

姊缈:

铁一中心,广附x铁一同人文

人物属于我校,ooc属于我

各种bug欢迎指正!

文笔极差,会很雷,中二病人出品_(:з」∠)_

没有排版,全都怪我



1952年,衡阳铁路职工子弟中学广州分校成立在荔湾成立。初生的娃娃睁眼看见的第一个人,就是刚刚易名的衡阳铁路职工子弟中学。
那是个温柔的小哥哥,虽然也只有十岁左右的样子,但他的笑容,温柔之至。
他说,我要把学校里的一些老师托付给你了,帮我照顾好他们。
娃娃眨巴着眼睛,似乎听懂了,呵呵笑了起来。
十月已是秋季,可在广州,这样的天气也不过是盛夏一般的火热,热的人脸颊绯红,冒汗如泉涌。没有应季而落的秋叶,有的只是晴朗的没有一丝云彩的天空。
阳光洒在娃娃身上,温暖笼罩着他,他笑的十分灿烂。
转眼便是次年春季,仅仅五个月,这个未涉世事的娃娃便成了独自一人。没有了本校的扶持,在寒风中孤立无援的小娃娃似乎一瞬间长大了。用小手指挥着迁校后的一切工作,协助校长和主任们招生、招聘。夹在名校群立的东山,让本就欠缺实力的他更是难做。招不到高学历的好老师,作为企业办学,也没有更好的生源,他总在与名校的竞争中败落。可历年的整顿,让各大名校都无喘息的机会,暂时的安顿反而让他有休养生息的机会。
他长大了,他也渐渐出名了,成了广州的招牌学校。几度易名,他最终定名“广州铁路第一中学”。
这时他的学生们,大多都还是铁路职工子弟。
那些孩子们特别能吃苦,从不畏艰难险阻,总是用功学习,不让老师们操心。
在这样的环境中长大,铁一从骨子里就是个端正的人,刚正不阿,扭不过弯。跟他同年出生的华附也瞧不下去他的死板,总是来笑话他。
“像个死读书的先生,你何必呢?”成绩又没我好。
铁一看他一眼,便扭回了头。
他知道自己不及华附厉害,华附的哥哥们全都是广州最顶尖的的学府,经历过洋人文化最流行的时候,思想开放,可他呢?不过是个小小的铁路中学,一没资历二没成绩,简直可以说除了钱以外一无所有,要怎么去比?
铁一推了推眼镜,无视了华附接下来苦口婆心的劝导。

(一)

五十个春秋过去,一切都尘埃落定。
他离开了铁路局,成为了独立的公办中学,更名“广州市铁一中学”,他看到了越来越多的新鲜血液,那些活力四射的学生们,多才多艺的老师们,让铁一的校风有了些许变化。五十岁的铁一好像活的更年轻了,但是他不太受的了这突如其来的变化。
推了推眼镜,他提笔,洋洋洒洒数千字的校规,不到两小时就完工。
看着自己工整的字迹,他莫名地烦躁,揉乱了自己的一头白发后,他戴上眼镜,夹上了一摞子书,还有那份校规。
将校规拍在某文印室员工桌上时,他更加烦躁地眯起眼来,弯下腰问道:“有什么意见?”
那人吓得噎住了抽气声,忙道不敢,眼看着铁一走出文印室,在背后暗骂着。
本来就又臭又长的校规,还要加几千字!
这个消息经校内的讲话传达到每个学生耳中,本就不爽的学生们更不爽了,背地里的议论纷起。他们以为领导们听不见,可铁一日渐颓靡。
身为学校本体,他能听到校内所有音量足够大的声音,以至于耳朵越来越不好使。在别的学校都选择耳不听为清的情况下,他顽强地接收着来自学生的声音,然后筛选出需要的部分,快准狠地通知德育处调查。
简直就是个老妈子嘛……
时间长了,五十岁的爷爷也会难过,他很少听到学生们的感谢,声声埋怨让他窝火,却怎么也发泄不掉。想来也不是火气,而是真的伤了心。
倔强的铁一没有可以发泄的对象,也不觉得以自己的身份应该大哭一场,他把自己闷在学校,连调研都不愿挪腿出门走走。
华附已经成为广州最高学府,有时间来看看铁一的次数屈指可数,每次来都还是标志性的调侃,多半在拽铁一出门走走,最后自己却因为没有时间而提早离去。
铁一想,如果把自己的时间挤得跟华附一样紧,兴许可以冲上神坛。
标配的白毛加眼镜陪他度过了十多年,他一次次进步,可他总不是进步最大的那个。几匹黑马冲出,让他的地位一跌再跌,本就排名不高的铁一总算崩溃了。曾经地位不如他的某校收了学生的手机后成绩直线上升,他病态般的效仿,不得不说,成绩却有提高,可成效微乎其微。
在铁一陷入迷茫时,他的办公室大门被打开了。
一束光照进来,铁一因为猛地见光而刺痛了双眼,正气着谁这么没眼色撞他枪口上时,一只手自顾自的握住了他的右手。
“铁一,好久不见了。上次见的时候,你的重本率还比我高。”
铁一听这声音,表示没什么印象。微微睁眼,看见一个高大的男人握着他的手,脸上神色清淡,眯起眼仔细看,他好像也没什么印象。
对方倒是笑了。
“你这近视倒是严重了。”
铁一很讨厌别人拿他的眼睛说事,这是他在生活中唯一的短处,若不是因为近视,他就不需要戴那掩盖了他脸型的眼镜。他很要面子,追求好的外貌是他现在的重要“工作”之一。
死板、老土是他雷打不动的标签,在他看来全都归结于近视眼。
他终究没认出来这人是谁。
礼貌性的回握对方的手,他笑着问:“您哪位?”这几年动荡太大,重本率超了他的学校可不止一个。
刚刚打开了门的罪魁祸首在一边弱弱道:“这是广附,广大附中。”
哦,广大附中,就是那个穿军装的。
铁一迷迷糊糊地笑了笑:“原来是广附啊,上次见你是穿军装的,这次换了衣服,一时间没认出来。”
广附微笑:“我上次穿军装,那是四十多年前的事了。”
广附屡次迁址易名,曾是军区学校,那是广附一生中,在外人看来最辉煌的时刻,当年的铁一不过黄口小儿,被震慑到了,也就记牢了。
“哇,你很厉害。我这辈子穿过最帅气的衣服,也就是铁路编制的制服。”眼前这人成绩好又高大帅气,铁一表示羡慕极了。他拼命让这丝情绪在他脸上停留,因为他现在心里一团乱麻,那帮学生要下课了,脑子里又要嗡嗡响了,两个校区加在一起就是锣鼓震天响,就像脑袋里装了个定时蜂鸣器,准时准点轰炸他的神经。
广附让给他开门的主任先出去,拍了拍自己的衣物,取下了一直习惯性带着的帽子——虽然只是贝雷帽。
“行了,说正事,你们的领导提出进行联考,你我,还有广外,三校。”广附整理着自己的衣物,等待着铁一答复。
铁一恍惚着,期盼下课的铃声晚上个几分钟,让他正常的答完话。
“嗯,行啊,随便,卷子对半分就……就行。”
并不符合期望的铃声及时响起,是学生们十分钟天堂开始的快乐提示,也是铁一噩梦的开始的哀怨警告。铁一的脑袋在一瞬间几乎被撕裂,两校区略有误差的铃声前前后后的响起来,让他头痛欲裂。
稳住身型,他实在是站不起来了,扶着头走到办公桌前,便跌在椅子上。广附一直看着他,本以为只是方才晃了眼才头晕,现在看来并不只是这样。
铁一的头越来越疼了,这是比往日还难熬的痛苦,不止因为广附在面前,还因为学生们听说联考消息后的哀嚎。
广附似乎觉察到什么。
“铁一,”他朝铁一走去,“你是不是……没和校本体切断感官?”还真是自虐啊。
铁一耳中隆隆作响,已经听不到广附的声音了。他伏在桌案上,为了保住面子而强忍撞墙的冲动。
广附有些急,冲过去摇晃铁一,一边拍他的脸:“你清醒些,别去想学生的事,不想就听不到了。”
铁一没有答复,只是在抖。
广附也快急死了,也不顾什么干不干净,把铁一的脸从手臂间挖出来,猛地贴上去。
铁一瞬间就清醒了。
眼前清明的第一瞬间,他就看见广附同样微眯的眼睛。
唇上,是另一个柔软的东西。没有多余的动作,就是贴着。
铁一还在发愣的时候,广附放开了他的脸,从口袋里掏出手帕擦嘴。
“不要想听学生的心声,转移开注意力,这样才能切断听觉。”广附拿出一张纸巾,扔给铁一,“自己擦擦。”
铁一还在懵着。
广附临走前,善意的提醒道:“下次有人来,估计就是广外了。”
直至办公室的大门关上,铁一才缓过来一些,反复告诉自己广附不是吃豆腐,是在救人。
用纸擦好脸,他看着墙上的镜子。镜子里映出他的脸,原本蔚蓝的眼睛像是蒙了一层灰,反映着他的衰退。前几年刚过六十大寿的他,被听觉的折磨了十年,究竟是自作自受,还是为了些什么?


(二)

切断感官,是每一个学校,甚至每一个地区的化形都要会的事,这就像天赋一样,他们生来就知道如何摆脱这个问题。他们拥有远超常人的意志力,就是为了在“切断感官”这件事上做的更好。
铁一切断了其他与校本体连接的四感,唯有听觉放不下。不只是为了听到消息去罚学生。
当然,听到良好的建议他也没打算全部采纳。
按照广附说的,在放假前广外果然来了,同样的事情,铁一懒得多说,答完问题就把他扔出去,让他跟广附谈。
广外有些不甘心。
“你这白头发老爷爷,怎么还是瞧不起我们这些新人。”即使他只比铁一小十岁。
“你话多就少说两句。”铁一不是瞧不起广外,而是广外这匹黑马极速前进,超越他也就是几年的事,然而任何前辈都不甘被后生超越的吧?
总的来说,就是有些别扭。
广外看着他笑了:“话多就话多,我爱说就说!广附我都去一次了,下次就约出来,咱三个一起谈吧,我看你的新校区就不错。”
铁一也笑了:“不好。”
办公室的大门摔得很响,也吓了门外的广外一跳。
“嘛,总有天要超过你,看你还跟不跟我甩脸子。”
广外回忆着他小时候看见的穿着铁路路服的铁一,没有眼镜的时候似乎好看多了。
虽然那衣服永远都是蓝的,甚至连这人的眼珠都是天空般的蔚蓝,加上白发,整个人的颜色十分单调,但是就是莫名的有种身着正装的帅气。
果然,岁月是把杀猪刀。广外感叹道。

(三)

第一次三校联考结束后,铁一非常崩溃,明明他出的卷占大头,自己的学生考出来却还是不理想。
他还是时不时开启校本体的听觉,学生们怨声载道,纷纷抱怨试题太难。
唯能安慰他的,也就只有部分学霸的一句“还好啊,挺简单的”。
广附过来看他,带来了自己学校更详细的排名。
铁一已经没有心情看了,闭着眼也知道广附每个班的成绩都高过他,就连人家的课改班也比他的铁英班好。
广附看着他消沉的样子,半天也只憋出一句“放宽心”,让铁一更是欲哭无泪。
铁一小声说:“这些东西让校长看就好了,这些学生们就完蛋了。”
广附附耳问他:“你忍心?”
铁一不忍心。他榨压自己的学生,但是他不忍心他们再被怒火中烧的校长榨压。
“可是没办法,你不给他看,他也会去你们学校要的。”铁一的话里满是无奈。
“给也不会给这么详细的。”
广附递给他那张表,上面极为详细的写了每个学生的成绩。
铁一快疯了:“我要这么详细的也没用啊,又不能去你们学校在下次联考前把前十名的学生都打死。”
广附笑了:“你敢打他们,我就敢打你。”
铁一不在乎道:“打就打,我不打他们你也可以打我,我现在火大呢!”
广附无奈:“你可真是流氓脾气。”
“那十年没见你少流氓了。”铁一淡淡道。
广附的笑瞬间凝固。十年动乱,是广附心中不可触碰的禁地。
铁一才意识到自己话多了。
“对不起,那时候我也没少流氓,不该提这事。”广附怒意未消,铁一只能这样劝道,“你别生气了,出去走走?”
铁一的新校区,没什么景色,但校道里点缀的小亭子,还有高中楼前的生态园,还是给学校增添了不少生气。
坐在池塘边,周末的学校很是安静,这一天的清闲,是广铁一中难得的宁静。
铁一拿树枝逗着池中鱼,引来不少以为开饭了的鱼儿,争相挤过来,张着嘴,等待投食。
“广附。”铁一主动打破了宁静。
广附略不解的转头过来。
“那个,你当年穿的军装,我以后有机会的话,能穿着它拍张照片么?”
池中锦鲤跃起,甩了一个漂亮的水花,而后又陷入宁静,只剩下点点涟漪,一圈一圈的扩散,直至消失。
广附恢复了微笑:“你愿意便可以。”
树枝浮在了水面上。
“真的?”
“嗯。不过是套过时的军装,比不上现在的军装那样帅气。正好你现在和我当年差不多高,也能穿上。”
铁一抬头看他:“你骂我矮?!”
广附起身看了看他的头顶,然后迅速地从铁一头顶拔下一根黑发,惹得铁一一声惊叫。
他笑道:“你看,你还有根黑头发,说明你还年轻,还能长个子的。”毕竟铁一是个小他两岁多的小弟弟。
铁一没有因此被说服,但他明显感觉广附越来越油嘴滑舌了。
“你个老不羞的。”铁一跺着脚愤愤道。

(四)

那天,是全校学生都放假了的第一天,补课的结束了补课,该毕业的早就毕业,招生和开放日还要再等一段时间,他终于闲了下来。大清早,广附就特地从大学城跑回越秀,踏着曦晨敲开了铁一的门,淡笑着,庆幸自己猜对了地方,铁一果然睡在了办公室里。
铁一早就醒了,一身休闲的T恤和黑色的长裤搭在一起,居然还不开空调,广附表示佩服。
“有事儿么?”铁一扶了一下眼镜,明显很不满。
广附无语的笑了笑:“你这厮感觉不到热吗?”说完指了指他的黑色长裤。
铁一低头看了看自己的裤子,道:“还好,我就这一条休闲裤。”
广附不说话了,只是拉着铁一进门,拿出一盒隐形眼镜。
“今天,去拍照,穿军装,但是你得把你这个可笑的眼镜给我摘了。”
铁一想说,我的眼镜一点都不可笑,这是我的命根子,但军装的诱惑让他忍住了这句话。
能完成心愿,命根子算什么?
下定了决心后,铁一看着桌上的小盒子。
“这啥?”
广附把隐形眼镜拆出来,用手去撑着铁一的眼皮,在铁一的推拒下把隐形眼镜给他戴上了。
铁一骂骂咧咧的睁眼,却在清晰的世界下感到一丝眩晕。
眼前一片清晰还不用带眼睛的感觉,真好。
广附笑着:“喏,隐形眼镜,别告诉我你不知道。”
“我还真不知道。”铁一摆弄着这个小盒子,“你怎么知道我的度数?”
广附阖眼,岔开话题:“我教你穿军装,还不把你这身衣服脱了?”
铁一高兴,一兴奋起来就忘了自己的年龄,蹦跳起来:“军装呢?”
广附将提过来的方方正正的纸袋放在桌上。
“我挤了地铁又搭了公交过来,这袋子竟还没被压扁,真是……”没待他说完,铁一就抢过袋子,跑到旁边的休息室去了。
广附无奈的摇了摇头,叹了口气。
六十岁的人了,还这么冒失。
没等多久,铁一便开了门,广附一看倒是惊讶了。
“你居然会穿军装?”
铁一低头看了看军装,不好意思的笑道:“穿法和路服差不多呢。有些地方还是不太会穿,这靴子就是。”广附微微低头,见铁一的裤脚掖进了靴子,不禁笑了。
“铁路路服也不用掖裤脚吧。”他蹲下去整理铁一的裤脚,将裤脚拉出来,按着折痕重新捏了捏,拍掉多余的折痕,让这封存了半个世纪的军装还是那么棱角分明。他仰视铁一,铁一也低头,满怀期待的看着他。广附恍惚想起了当年的自己,那种喜悦和自豪,竟让广附沉醉片刻。
曾几何时,他也是这般光彩夺目,一身军装不仅是蔽体的衣物,更是他愿尽微薄之力效忠祖国的象征。
他当年拼命提升的劲头,绝不亚于铁一,他想为国培养优秀人才,让国家在教育方面早日不输他国。他几乎就要抓到唯一的希望时,袭来了一场巨大的灾难,几夜间天翻地覆,近乎妖魔的红色席卷全国。
那是令人绝望的时代。
而今军装的光彩熠熠还在,他却没了那股少年意气。
时光不就是在打磨人的棱角吗?又有什么会如这件军装一样,历经岁月洗礼,却不改一身风骨。
可铁一穿回了那一身风骨。
铁一看着怔住的他,缩腿收回了裤脚,细微的动作将广附从回忆中拉出来。广附有些尴尬地笑了。
“呐,裤脚拉出来了,咱们去拍照吧。”广附站起来,从斜挎包中掏出相机。
正是早晨艳阳高照之时,光影洒在校道的地面上,做了最好的背景。
选在校园的一角,广附找好角度,按下快门。
一身军装的铁一身后,红墙古树光影,是他最骄傲的校园景色。明媚的阳光打在一身笔挺的军装上,熠熠生辉。
铁一的心突然亮了。
他想起正对校门的“腾飞”,想起操场上的金属旗杆,想起那些明媚的笑脸。
那一切,都同这件军装,散发着夺目的光彩。
或许这些,才是他所追求的。
广附看着他的笑颜。
“我说你,就是蠢。这么多年来,该改掉的不该改掉的都不改,一身棱角还是那么尖利,真是固执的可以。”
也因为这样,才有了“不忘初心”这四个字吧。
铁一没与他拌嘴,反而温和下来。
为了铁骨铮铮,要保留棱角,为了学子佼佼,又要改变自己。
于是便有了:铁中铮铮,一众佼佼。
“磨了,是顺应时代;不磨,便是不忘一身铁骨。或许棱角要磨,却不能磨平。”铁一道。
没有东西应该一成不变,不是么?
他羡慕广附就是这样的人。年轻时的棱角未平,多年打拼又磨出一身傲骨,可以圆滑,又不失原则。
“总要做出些改变的。”
夏日的微风拂过,带起了几片树叶,在地面滑行。
广附看着树叶扫过铁一脚边。
改变,也好。
我羡慕的风骨,未必一成不变。

尾声

广附将照片洗出来,裱好寄给了铁一。照片在省内转转悠悠了将近一个星期才到了铁一手里,大概是因为铁一准备着新校区的事,一直没闲在某个校区,照片便一直没有被注意。
拆封后,铁一看着那张照片,恍若隔世。
现在的他忙的团团转,连头发都懒得整理,眼镜更是因为睡觉时的不注意而压断了一条腿,显得铁一整个人邋遢的不得了。现在终于闲下来,看到这张照片,他有点想打扮打扮自己。于是梳好了头,穿了一身中山装,对着镜子困难的戴好了隐形眼镜。
他打开手机,给广附打了第一个电话。
“喂,广附,陪我去配些新眼镜吧,隐形的。”

【后记

这是在看了之前的一个太太画的铁一军装人设后突发奇想的产物,人物的白毛和蓝眼睛(大概吧)都来自太太的人设图(赞美太太!)

本人新手上路,不敢开车就让他们亲了一下hhh第一次写完同人,用词不当的地方特多却没法找到更好的替代,很崩溃,这就是不爱读书的后果!

因为我是亚铁初三生,所以对其余校区并没有了解,对高中的三校联考也没有了解,所以一直在查资料。所写的所有涉及校史的玩意几乎都是我查到的加瞎编的,还有校规和收手机的故事也都是编的,三校联考难不难我也不知道,啥时候开始的我还是不知道,因此全程瞎掰,有误欢迎指出~

本来还想写做出的改变,但对于我这种没考上初三铁英班的人来说太打击自己了,就就就木有写(´;ω;`)

其实算是以铁一中心的文,毕竟我是铁一学子,不会写广附╮(╯▽╰)╭如果关于广附的事有写错,也欢迎指正~

提到了“x革”时期的一些事。是因为本来就有写部分近代史时期的校史,而广附作为军队背景的学校,据说也很“积极”,提及这件事对后面的恍然大悟(瞎掰的)也有一个铺垫,所以略提一下,并无恶意。希望不会被zf查水表。

关于校拟,中间有一段很中二的设定(没错就是铁一头疼的那一段)。这个设定并不是为了亲亲而设定的啊啊啊啊啊。就是学校本体与化形之间,视觉听觉嗅觉味觉触觉相通,不过视觉嗅觉味觉触觉有点恶心,一般是不会开放的(想象一下厕所的味道),听觉可以用来听学生背地里说的话,声音小的都听不见哒(别问我厕所咋办)。

“腾飞”是我校的一个雕像,名字我应该没记错吧(捂脸)。它和旗杆都是金属材质才会因为反光而“散发着夺目的光彩”。

路服是铁路制服。

啊做了一些解释,就到这里啦qwq】

【广大附中x广铁一中同人文】生辉

姊缈:

铁一中心,广附x铁一同人文

人物属于我校,ooc属于我

各种bug欢迎指正!

文笔极差,会很雷,中二病人出品_(:з」∠)_

没有排版,全都怪我



1952年,衡阳铁路职工子弟中学广州分校成立在荔湾成立。初生的娃娃睁眼看见的第一个人,就是刚刚易名的衡阳铁路职工子弟中学。
那是个温柔的小哥哥,虽然也只有十岁左右的样子,但他的笑容,温柔之至。
他说,我要把学校里的一些老师托付给你了,帮我照顾好他们。
娃娃眨巴着眼睛,似乎听懂了,呵呵笑了起来。
十月已是秋季,可在广州,这样的天气也不过是盛夏一般的火热,热的人脸颊绯红,冒汗如泉涌。没有应季而落的秋叶,有的只是晴朗的没有一丝云彩的天空。
阳光洒在娃娃身上,温暖笼罩着他,他笑的十分灿烂。
转眼便是次年春季,仅仅五个月,这个未涉世事的娃娃便成了独自一人。没有了本校的扶持,在寒风中孤立无援的小娃娃似乎一瞬间长大了。用小手指挥着迁校后的一切工作,协助校长和主任们招生、招聘。夹在名校群立的东山,让本就欠缺实力的他更是难做。招不到高学历的好老师,作为企业办学,也没有更好的生源,他总在与名校的竞争中败落。可历年的整顿,让各大名校都无喘息的机会,暂时的安顿反而让他有休养生息的机会。
他长大了,他也渐渐出名了,成了广州的招牌学校。几度易名,他最终定名“广州铁路第一中学”。
这时他的学生们,大多都还是铁路职工子弟。
那些孩子们特别能吃苦,从不畏艰难险阻,总是用功学习,不让老师们操心。
在这样的环境中长大,铁一从骨子里就是个端正的人,刚正不阿,扭不过弯。跟他同年出生的华附也瞧不下去他的死板,总是来笑话他。
“像个死读书的先生,你何必呢?”成绩又没我好。
铁一看他一眼,便扭回了头。
他知道自己不及华附厉害,华附的哥哥们全都是广州最顶尖的的学府,经历过洋人文化最流行的时候,思想开放,可他呢?不过是个小小的铁路中学,一没资历二没成绩,简直可以说除了钱以外一无所有,要怎么去比?
铁一推了推眼镜,无视了华附接下来苦口婆心的劝导。

(一)

五十个春秋过去,一切都尘埃落定。
他离开了铁路局,成为了独立的公办中学,更名“广州市铁一中学”,他看到了越来越多的新鲜血液,那些活力四射的学生们,多才多艺的老师们,让铁一的校风有了些许变化。五十岁的铁一好像活的更年轻了,但是他不太受的了这突如其来的变化。
推了推眼镜,他提笔,洋洋洒洒数千字的校规,不到两小时就完工。
看着自己工整的字迹,他莫名地烦躁,揉乱了自己的一头白发后,他戴上眼镜,夹上了一摞子书,还有那份校规。
将校规拍在某文印室员工桌上时,他更加烦躁地眯起眼来,弯下腰问道:“有什么意见?”
那人吓得噎住了抽气声,忙道不敢,眼看着铁一走出文印室,在背后暗骂着。
本来就又臭又长的校规,还要加几千字!
这个消息经校内的讲话传达到每个学生耳中,本就不爽的学生们更不爽了,背地里的议论纷起。他们以为领导们听不见,可铁一日渐颓靡。
身为学校本体,他能听到校内所有音量足够大的声音,以至于耳朵越来越不好使。在别的学校都选择耳不听为清的情况下,他顽强地接收着来自学生的声音,然后筛选出需要的部分,快准狠地通知德育处调查。
简直就是个老妈子嘛……
时间长了,五十岁的爷爷也会难过,他很少听到学生们的感谢,声声埋怨让他窝火,却怎么也发泄不掉。想来也不是火气,而是真的伤了心。
倔强的铁一没有可以发泄的对象,也不觉得以自己的身份应该大哭一场,他把自己闷在学校,连调研都不愿挪腿出门走走。
华附已经成为广州最高学府,有时间来看看铁一的次数屈指可数,每次来都还是标志性的调侃,多半在拽铁一出门走走,最后自己却因为没有时间而提早离去。
铁一想,如果把自己的时间挤得跟华附一样紧,兴许可以冲上神坛。
标配的白毛加眼镜陪他度过了十多年,他一次次进步,可他总不是进步最大的那个。几匹黑马冲出,让他的地位一跌再跌,本就排名不高的铁一总算崩溃了。曾经地位不如他的某校收了学生的手机后成绩直线上升,他病态般的效仿,不得不说,成绩却有提高,可成效微乎其微。
在铁一陷入迷茫时,他的办公室大门被打开了。
一束光照进来,铁一因为猛地见光而刺痛了双眼,正气着谁这么没眼色撞他枪口上时,一只手自顾自的握住了他的右手。
“铁一,好久不见了。上次见的时候,你的重本率还比我高。”
铁一听这声音,表示没什么印象。微微睁眼,看见一个高大的男人握着他的手,脸上神色清淡,眯起眼仔细看,他好像也没什么印象。
对方倒是笑了。
“你这近视倒是严重了。”
铁一很讨厌别人拿他的眼睛说事,这是他在生活中唯一的短处,若不是因为近视,他就不需要戴那掩盖了他脸型的眼镜。他很要面子,追求好的外貌是他现在的重要“工作”之一。
死板、老土是他雷打不动的标签,在他看来全都归结于近视眼。
他终究没认出来这人是谁。
礼貌性的回握对方的手,他笑着问:“您哪位?”这几年动荡太大,重本率超了他的学校可不止一个。
刚刚打开了门的罪魁祸首在一边弱弱道:“这是广附,广大附中。”
哦,广大附中,就是那个穿军装的。
铁一迷迷糊糊地笑了笑:“原来是广附啊,上次见你是穿军装的,这次换了衣服,一时间没认出来。”
广附微笑:“我上次穿军装,那是四十多年前的事了。”
广附屡次迁址易名,曾是军区学校,那是广附一生中,在外人看来最辉煌的时刻,当年的铁一不过黄口小儿,被震慑到了,也就记牢了。
“哇,你很厉害。我这辈子穿过最帅气的衣服,也就是铁路编制的制服。”眼前这人成绩好又高大帅气,铁一表示羡慕极了。他拼命让这丝情绪在他脸上停留,因为他现在心里一团乱麻,那帮学生要下课了,脑子里又要嗡嗡响了,两个校区加在一起就是锣鼓震天响,就像脑袋里装了个定时蜂鸣器,准时准点轰炸他的神经。
广附让给他开门的主任先出去,拍了拍自己的衣物,取下了一直习惯性带着的帽子——虽然只是贝雷帽。
“行了,说正事,你们的领导提出进行联考,你我,还有广外,三校。”广附整理着自己的衣物,等待着铁一答复。
铁一恍惚着,期盼下课的铃声晚上个几分钟,让他正常的答完话。
“嗯,行啊,随便,卷子对半分就……就行。”
并不符合期望的铃声及时响起,是学生们十分钟天堂开始的快乐提示,也是铁一噩梦的开始的哀怨警告。铁一的脑袋在一瞬间几乎被撕裂,两校区略有误差的铃声前前后后的响起来,让他头痛欲裂。
稳住身型,他实在是站不起来了,扶着头走到办公桌前,便跌在椅子上。广附一直看着他,本以为只是方才晃了眼才头晕,现在看来并不只是这样。
铁一的头越来越疼了,这是比往日还难熬的痛苦,不止因为广附在面前,还因为学生们听说联考消息后的哀嚎。
广附似乎觉察到什么。
“铁一,”他朝铁一走去,“你是不是……没和校本体切断感官?”还真是自虐啊。
铁一耳中隆隆作响,已经听不到广附的声音了。他伏在桌案上,为了保住面子而强忍撞墙的冲动。
广附有些急,冲过去摇晃铁一,一边拍他的脸:“你清醒些,别去想学生的事,不想就听不到了。”
铁一没有答复,只是在抖。
广附也快急死了,也不顾什么干不干净,把铁一的脸从手臂间挖出来,猛地贴上去。
铁一瞬间就清醒了。
眼前清明的第一瞬间,他就看见广附同样微眯的眼睛。
唇上,是另一个柔软的东西。没有多余的动作,就是贴着。
铁一还在发愣的时候,广附放开了他的脸,从口袋里掏出手帕擦嘴。
“不要想听学生的心声,转移开注意力,这样才能切断听觉。”广附拿出一张纸巾,扔给铁一,“自己擦擦。”
铁一还在懵着。
广附临走前,善意的提醒道:“下次有人来,估计就是广外了。”
直至办公室的大门关上,铁一才缓过来一些,反复告诉自己广附不是吃豆腐,是在救人。
用纸擦好脸,他看着墙上的镜子。镜子里映出他的脸,原本蔚蓝的眼睛像是蒙了一层灰,反映着他的衰退。前几年刚过六十大寿的他,被听觉的折磨了十年,究竟是自作自受,还是为了些什么?


(二)

切断感官,是每一个学校,甚至每一个地区的化形都要会的事,这就像天赋一样,他们生来就知道如何摆脱这个问题。他们拥有远超常人的意志力,就是为了在“切断感官”这件事上做的更好。
铁一切断了其他与校本体连接的四感,唯有听觉放不下。不只是为了听到消息去罚学生。
当然,听到良好的建议他也没打算全部采纳。
按照广附说的,在放假前广外果然来了,同样的事情,铁一懒得多说,答完问题就把他扔出去,让他跟广附谈。
广外有些不甘心。
“你这白头发老爷爷,怎么还是瞧不起我们这些新人。”即使他只比铁一小十岁。
“你话多就少说两句。”铁一不是瞧不起广外,而是广外这匹黑马极速前进,超越他也就是几年的事,然而任何前辈都不甘被后生超越的吧?
总的来说,就是有些别扭。
广外看着他笑了:“话多就话多,我爱说就说!广附我都去一次了,下次就约出来,咱三个一起谈吧,我看你的新校区就不错。”
铁一也笑了:“不好。”
办公室的大门摔得很响,也吓了门外的广外一跳。
“嘛,总有天要超过你,看你还跟不跟我甩脸子。”
广外回忆着他小时候看见的穿着铁路路服的铁一,没有眼镜的时候似乎好看多了。
虽然那衣服永远都是蓝的,甚至连这人的眼珠都是天空般的蔚蓝,加上白发,整个人的颜色十分单调,但是就是莫名的有种身着正装的帅气。
果然,岁月是把杀猪刀。广外感叹道。

(三)

第一次三校联考结束后,铁一非常崩溃,明明他出的卷占大头,自己的学生考出来却还是不理想。
他还是时不时开启校本体的听觉,学生们怨声载道,纷纷抱怨试题太难。
唯能安慰他的,也就只有部分学霸的一句“还好啊,挺简单的”。
广附过来看他,带来了自己学校更详细的排名。
铁一已经没有心情看了,闭着眼也知道广附每个班的成绩都高过他,就连人家的课改班也比他的铁英班好。
广附看着他消沉的样子,半天也只憋出一句“放宽心”,让铁一更是欲哭无泪。
铁一小声说:“这些东西让校长看就好了,这些学生们就完蛋了。”
广附附耳问他:“你忍心?”
铁一不忍心。他榨压自己的学生,但是他不忍心他们再被怒火中烧的校长榨压。
“可是没办法,你不给他看,他也会去你们学校要的。”铁一的话里满是无奈。
“给也不会给这么详细的。”
广附递给他那张表,上面极为详细的写了每个学生的成绩。
铁一快疯了:“我要这么详细的也没用啊,又不能去你们学校在下次联考前把前十名的学生都打死。”
广附笑了:“你敢打他们,我就敢打你。”
铁一不在乎道:“打就打,我不打他们你也可以打我,我现在火大呢!”
广附无奈:“你可真是流氓脾气。”
“那十年没见你少流氓了。”铁一淡淡道。
广附的笑瞬间凝固。十年动乱,是广附心中不可触碰的禁地。
铁一才意识到自己话多了。
“对不起,那时候我也没少流氓,不该提这事。”广附怒意未消,铁一只能这样劝道,“你别生气了,出去走走?”
铁一的新校区,没什么景色,但校道里点缀的小亭子,还有高中楼前的生态园,还是给学校增添了不少生气。
坐在池塘边,周末的学校很是安静,这一天的清闲,是广铁一中难得的宁静。
铁一拿树枝逗着池中鱼,引来不少以为开饭了的鱼儿,争相挤过来,张着嘴,等待投食。
“广附。”铁一主动打破了宁静。
广附略不解的转头过来。
“那个,你当年穿的军装,我以后有机会的话,能穿着它拍张照片么?”
池中锦鲤跃起,甩了一个漂亮的水花,而后又陷入宁静,只剩下点点涟漪,一圈一圈的扩散,直至消失。
广附恢复了微笑:“你愿意便可以。”
树枝浮在了水面上。
“真的?”
“嗯。不过是套过时的军装,比不上现在的军装那样帅气。正好你现在和我当年差不多高,也能穿上。”
铁一抬头看他:“你骂我矮?!”
广附起身看了看他的头顶,然后迅速地从铁一头顶拔下一根黑发,惹得铁一一声惊叫。
他笑道:“你看,你还有根黑头发,说明你还年轻,还能长个子的。”毕竟铁一是个小他两岁多的小弟弟。
铁一没有因此被说服,但他明显感觉广附越来越油嘴滑舌了。
“你个老不羞的。”铁一跺着脚愤愤道。

(四)

那天,是全校学生都放假了的第一天,补课的结束了补课,该毕业的早就毕业,招生和开放日还要再等一段时间,他终于闲了下来。大清早,广附就特地从大学城跑回越秀,踏着曦晨敲开了铁一的门,淡笑着,庆幸自己猜对了地方,铁一果然睡在了办公室里。
铁一早就醒了,一身休闲的T恤和黑色的长裤搭在一起,居然还不开空调,广附表示佩服。
“有事儿么?”铁一扶了一下眼镜,明显很不满。
广附无语的笑了笑:“你这厮感觉不到热吗?”说完指了指他的黑色长裤。
铁一低头看了看自己的裤子,道:“还好,我就这一条休闲裤。”
广附不说话了,只是拉着铁一进门,拿出一盒隐形眼镜。
“今天,去拍照,穿军装,但是你得把你这个可笑的眼镜给我摘了。”
铁一想说,我的眼镜一点都不可笑,这是我的命根子,但军装的诱惑让他忍住了这句话。
能完成心愿,命根子算什么?
下定了决心后,铁一看着桌上的小盒子。
“这啥?”
广附把隐形眼镜拆出来,用手去撑着铁一的眼皮,在铁一的推拒下把隐形眼镜给他戴上了。
铁一骂骂咧咧的睁眼,却在清晰的世界下感到一丝眩晕。
眼前一片清晰还不用带眼睛的感觉,真好。
广附笑着:“喏,隐形眼镜,别告诉我你不知道。”
“我还真不知道。”铁一摆弄着这个小盒子,“你怎么知道我的度数?”
广附阖眼,岔开话题:“我教你穿军装,还不把你这身衣服脱了?”
铁一高兴,一兴奋起来就忘了自己的年龄,蹦跳起来:“军装呢?”
广附将提过来的方方正正的纸袋放在桌上。
“我挤了地铁又搭了公交过来,这袋子竟还没被压扁,真是……”没待他说完,铁一就抢过袋子,跑到旁边的休息室去了。
广附无奈的摇了摇头,叹了口气。
六十岁的人了,还这么冒失。
没等多久,铁一便开了门,广附一看倒是惊讶了。
“你居然会穿军装?”
铁一低头看了看军装,不好意思的笑道:“穿法和路服差不多呢。有些地方还是不太会穿,这靴子就是。”广附微微低头,见铁一的裤脚掖进了靴子,不禁笑了。
“铁路路服也不用掖裤脚吧。”他蹲下去整理铁一的裤脚,将裤脚拉出来,按着折痕重新捏了捏,拍掉多余的折痕,让这封存了半个世纪的军装还是那么棱角分明。他仰视铁一,铁一也低头,满怀期待的看着他。广附恍惚想起了当年的自己,那种喜悦和自豪,竟让广附沉醉片刻。
曾几何时,他也是这般光彩夺目,一身军装不仅是蔽体的衣物,更是他愿尽微薄之力效忠祖国的象征。
他当年拼命提升的劲头,绝不亚于铁一,他想为国培养优秀人才,让国家在教育方面早日不输他国。他几乎就要抓到唯一的希望时,袭来了一场巨大的灾难,几夜间天翻地覆,近乎妖魔的红色席卷全国。
那是令人绝望的时代。
而今军装的光彩熠熠还在,他却没了那股少年意气。
时光不就是在打磨人的棱角吗?又有什么会如这件军装一样,历经岁月洗礼,却不改一身风骨。
可铁一穿回了那一身风骨。
铁一看着怔住的他,缩腿收回了裤脚,细微的动作将广附从回忆中拉出来。广附有些尴尬地笑了。
“呐,裤脚拉出来了,咱们去拍照吧。”广附站起来,从斜挎包中掏出相机。
正是早晨艳阳高照之时,光影洒在校道的地面上,做了最好的背景。
选在校园的一角,广附找好角度,按下快门。
一身军装的铁一身后,红墙古树光影,是他最骄傲的校园景色。明媚的阳光打在一身笔挺的军装上,熠熠生辉。
铁一的心突然亮了。
他想起正对校门的“腾飞”,想起操场上的金属旗杆,想起那些明媚的笑脸。
那一切,都同这件军装,散发着夺目的光彩。
或许这些,才是他所追求的。
广附看着他的笑颜。
“我说你,就是蠢。这么多年来,该改掉的不该改掉的都不改,一身棱角还是那么尖利,真是固执的可以。”
也因为这样,才有了“不忘初心”这四个字吧。
铁一没与他拌嘴,反而温和下来。
为了铁骨铮铮,要保留棱角,为了学子佼佼,又要改变自己。
于是便有了:铁中铮铮,一众佼佼。
“磨了,是顺应时代;不磨,便是不忘一身铁骨。或许棱角要磨,却不能磨平。”铁一道。
没有东西应该一成不变,不是么?
他羡慕广附就是这样的人。年轻时的棱角未平,多年打拼又磨出一身傲骨,可以圆滑,又不失原则。
“总要做出些改变的。”
夏日的微风拂过,带起了几片树叶,在地面滑行。
广附看着树叶扫过铁一脚边。
改变,也好。
我羡慕的风骨,未必一成不变。

尾声

广附将照片洗出来,裱好寄给了铁一。照片在省内转转悠悠了将近一个星期才到了铁一手里,大概是因为铁一准备着新校区的事,一直没闲在某个校区,照片便一直没有被注意。
拆封后,铁一看着那张照片,恍若隔世。
现在的他忙的团团转,连头发都懒得整理,眼镜更是因为睡觉时的不注意而压断了一条腿,显得铁一整个人邋遢的不得了。现在终于闲下来,看到这张照片,他有点想打扮打扮自己。于是梳好了头,穿了一身中山装,对着镜子困难的戴好了隐形眼镜。
他打开手机,给广附打了第一个电话。
“喂,广附,陪我去配些新眼镜吧,隐形的。”

【后记

这是在看了之前的一个太太画的铁一军装人设后突发奇想的产物,人物的白毛和蓝眼睛(大概吧)都来自太太的人设图(赞美太太!)

本人新手上路,不敢开车就让他们亲了一下hhh第一次写完同人,用词不当的地方特多却没法找到更好的替代,很崩溃,这就是不爱读书的后果!

因为我是亚铁初三生,所以对其余校区并没有了解,对高中的三校联考也没有了解,所以一直在查资料。所写的所有涉及校史的玩意几乎都是我查到的加瞎编的,还有校规和收手机的故事也都是编的,三校联考难不难我也不知道,啥时候开始的我还是不知道,因此全程瞎掰,有误欢迎指出~

本来还想写做出的改变,但对于我这种没考上初三铁英班的人来说太打击自己了,就就就木有写(´;ω;`)

其实算是以铁一中心的文,毕竟我是铁一学子,不会写广附╮(╯▽╰)╭如果关于广附的事有写错,也欢迎指正~

提到了“x革”时期的一些事。是因为本来就有写部分近代史时期的校史,而广附作为军队背景的学校,据说也很“积极”,提及这件事对后面的恍然大悟(瞎掰的)也有一个铺垫,所以略提一下,并无恶意。希望不会被zf查水表。

关于校拟,中间有一段很中二的设定(没错就是铁一头疼的那一段)。这个设定并不是为了亲亲而设定的啊啊啊啊啊。就是学校本体与化形之间,视觉听觉嗅觉味觉触觉相通,不过视觉嗅觉味觉触觉有点恶心,一般是不会开放的(想象一下厕所的味道),听觉可以用来听学生背地里说的话,声音小的都听不见哒(别问我厕所咋办)。

“腾飞”是我校的一个雕像,名字我应该没记错吧(捂脸)。它和旗杆都是金属材质才会因为反光而“散发着夺目的光彩”。

路服是铁路制服。

啊做了一些解释,就到这里啦qwq】

分享Hiro孫悟空的单曲《月上瓜洲(Cover 贰婶)》: http://music.163.com/song/493684925/?userid=613482047 (来自@网易云音乐)

唠嗑与独白:

上纲上线地说一句,我每次看到一堆人刷什么“江澄与狗对愁眠”“心疼江直男单身狗”,就好像看到一群抠着脚的市井大妈,抖着肚子上的肥肉,磕着瓜子,对路过的单身青年指指点点:“你看xxx,长得好看有什么用,事业有成有什么用,没男人都白搭。你看人家yyy,嫁了一个好男人,有老公宠着,真是人生赢家!”
一股从大清飘来的腐朽恶臭,仿佛人生的意义就只有裤裆里那点事。
我不知道别人怎么想,但至少我喜欢一对cp,是因为两个人在一起的化学反应很有趣;我喜欢一个角色,是因为他很有人格魅力。绝不是认为谁单身可惜,也并不觉得谈恋爱有什么了不起。
为什么单身就一定要“愁”?裴多菲尚且说“生命诚可贵,爱情价更高,若为自由故,两者皆可抛”。每个人的追求不同,有些人喜欢爱情至上,不谈恋爱就要死,认为单身丢人,有男票就高人一等,那是你自己的事情,麻烦不要强加给江澄。
说句难听的,真那么饥渴,狗都能yy,我国广大农村还有三千万光棍,一定很愿意跟你“天天”“甜甜”“秀上天”的。放过江澄好吗?








就打tag,不服来撕!